Life Art Music Writing

未來

「現在存在的東西會消失,現在沒有的東西會誕生,這就是未來。」

村上龍在「京子」一書中如是說。

五年似乎是個我人生中的特殊契機。四歲起學琴,九歲搬到上海,十四歲拿到第一個金獎,十八歲來到紐約(在這裡縮短了一年,彷彿是新的輪迴),二十三歲即將畢業。

然後未來就更加遙遠了。

我還記得小學時對三也有種執著。我的學號曾是三號,而此號碼是在三年級拿到的。我的座位曾是正數第三個,那年的鋼琴考是第三名。

七也出現在我的人生中相當多次,特別是在青春年少時,七還曾經是個暗語,也是幸運數字,或是某些意義的代碼。

後來,這些意義離我遠去,那些數字留了下來,成為我探索自身歷史的索引。我摸索著它們,想知道過去的我是怎麼樣的,從而得知未來的我會是怎麼樣的。

然而,就像村上龍說的一樣,過去是會消失的,未來是我預想不到的。與其緬懷那熟悉的過去,為何我不能更專心地凝視於未來的迷霧中呢?

「這就是未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