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fe Art Music Writing

慢慢來

和朋友討問到了關於「慢慢來」的問題。

我說:「慢慢來大概是世界上最困難的事,跟上台一樣,有時候慢慢彈就能彈得很好。」

但這句話似乎又有很多問題。

首先,最令人頭痛的問題,是「這件事」到底值不值得慢慢來呢?

如果確立了目標,如果是值得做的,應該做的,有意義的,鐵杵也能磨成針,不是嗎?那我們怎麼知道我們需要的是針還是鐵杵呢?

再來,我所說的慢慢彈就能彈得很好,存在了許多先決條件。如果世上其他事情都有可見的先決條件,那人生如戲的舞台變能有所準備,可惜不然。

最後,「彈得好」裡面的好,是那麼主觀,那麼狹隘的概念。很多事加加減減後實在也不分好壞,只是包含在了人生的一部分,成為了自身的一部分。

總之,對於這些無解的問題,我還是慢慢來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