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fe Art Music Writing

政變

是因一場政變,人們心中的硬塊

終究定型、堵塞,少了跳動時的

酣暢亢奮

長久共生之後,連逆境也成為了一種價值、

個性,冷漠取代憧憬

靜默成為思念

我陷入了不斷肯定

之前否定了自我肯定的漩渦之中

變得謙卑、自我批判,懷疑

長年以來建立的個人哲學、

自尊、以及過去

陰鬱咆哮的雲層喧囂

在那頭安靜的彼岸的你

是否有著同樣重新跳動的

一場政變

2017.07.12~13